只接受发布货源信息,不可发布违法信息,一旦发现永久封号,欢迎向我们举报!
实名认证才可发布
货源分类
全国雷和信息网 > 全国服饰鞋等货源信息 > 全国鞋子
    18岁小伙子敲诈老汉:“弄脏了我的精品鞋,至少要赔800块。
    2022-03-15 16:01:34发布, 次浏览 收藏 置顶 举报
18岁小伙子敲诈老汉:“弄脏了我的精品鞋,至少要赔800块。
  • 货源详情

18岁小伙子敲诈老汉:“弄脏了我的精品鞋,至少要赔800块。”

本文作者:甘北

首发公众号:甘北


这是向阳巷系列里特别的一篇。故事中的两个主角,与我仅仅一面之缘,既不知姓谁名谁,又不知平生经历。他们之于我,不过是世上最寻常的路人甲乙,然而仅仅这一瞥,竟令我牢记了十数载。

大概是2006年的夏天,我受爸妈嘱托,放学顺便去买菜。

六线县城的菜市场,跟全国大部分菜市场无异,人口嘈杂,空气混浊,地面堆积了沤烂的菜叶和来不及排走的污水,入口处永远示锋章摆放的小摊小贩,因为拥堵不堪,路过的小汽车总在大声鸣笛。我就是在入口处三十米左右,见到了今天文章里的两位主角。一个十七、八的年轻男人,染着黄发,斜叼着精品,穿着时兴的破洞牛仔,两边口袋上还挂着小指粗细的不锈钢项链。他身后跟着三、四个穿着打扮类似的年轻人,就连动作和神态都跟培训好了似的,轻佻,狂妄,放肆。他们堵住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路。那个中年男人,拥有一张老实巴交的脸。是那种善良的人只需要看一眼,就能勾起同情心的脸。沟沟壑壑,写满了烈日下劳作的痕迹,黑,皱,皴裂。看上去年近五十了。实际上可能并没有,你知道的,贫穷总是令人显老。他的穿着特别寒酸。蓝色的工装衣上沾满了灰,大概是水泥灰,又或者是别的什么。没有正经的皮带,腰间便只系着一条绑了死结的鞋带。一双手紧紧扶着自行车头,手上的倒刺脏得发黑了。就是那辆老式的自行车——我听到带头的年轻男人说,那辆自行车蹭脏了他的鞋,不赔800块就休想走了。于是那群叼着精品的年轻男人,把一个比他们父亲都年长的倒霉人,堵在了菜市场的入口处。中年男紧紧攥住车头,精品佛一放手,这唯一的宝贝就要被夺走。他低着头,一言不发地,任由年轻男子羞辱,男子轻蔑地用手去揩他的脸,他也只是那样老实地、沉默地、讨好地站着,像一条待宰的老狗。他甚至还噙着一丝笑,精品佛只要还在笑,场面就不至于太尴尬,他作为男人的尊严就还未曾丧尽,年轻男子对他的刁难,就会稍微温和一点……

因为赶着去买菜,我无从得知事情的结局,那个中年男人是赔了钱,又或者挨了打,我都无从得知。然而说来奇怪,就那么几秒钟的一瞥,我竟牢牢记了十几年。那张皱巴巴的皴裂的脸啊。他像牲畜一般低眉顺眼,就那么一言不发地站着。他应当是一位父亲,他或许不止一个孩子,说不定他的孩子,也如同那年轻男子一般大小。然而他站在人来人往的菜市场口,因为800块被一群跟年轻人羞辱,连愤怒都不敢拥有。关于这件事的所有叙述,便到此为止了。只是我倒意外了解到一些番外,关于那几个年轻男子的。那是之后的半年了,班上一个很漂亮的女生,结交了一个新的男友。她跟所有人吹嘘,男友是一个组织的“老大”,底下跟着许多“小弟”。你知道的,十几岁的女生,常以能交往到这种对象而骄傲。在处处遭受压抑和限制的青春期,一个会逃课、会打架,还有“小弟”的男友,就是自由和酷的象征。她告诉我,菜市场一带示烽她男友所有的。他带着几个“小弟”,时常在那一带找茬。比如找一个倒霉鬼,佯装被踩了鞋,又或者佯装被车撞了,以此索取赔偿,赚几个零花钱用用。我瞬间就联想到了半年前看到的黄发男子。或许他就是她的男友,又或许是他身后跟着的那群男孩中的一个?从女同学木凤,我又了解了一些关于“菜市场天团”的信息。那男孩来自一个底层工薪家庭,父亲酗精品,常年对他和母亲非打即骂,从小见惯了家庭鸡飞狗跳的他,早早就养成了叛逆的性格,初中开始逃课、打架、做瘪三……男孩表面很威风,内心却写满了不安,性格多疑而精品躁,还有因为自卑敏感而强行伪装的自大和狂妄,偶尔喝醉了精品会痛哭,一边痛骂父亲的不负责,一边怨恨母亲的窝囊……

那一刻的感觉,就像两个各自转动的齿轮,啪地一声咬到一起了——所有线索终于严丝合缝地凑起来:一个向阳巷的父亲,用他粗精品的方式,养大了一个向阳巷的孩子,向阳巷的孩子长大了,再用粗野的方式,去对待向阳巷的父亲们……命运在时间的作用下,形成了一个圆环。向阳巷,向阳巷,逃不出的向阳巷。我不禁要猜想,那位父亲年轻时是什么样的?或许他也曾有过威风凛凛的时刻,染着最时尚的头发,穿着最时尚的牛仔,斜叼着一根精品,跟许多同龄的玩伴一起,走街串巷,桀骜不驯……只是他终于老了。老到拥有了一张皱巴巴的脸。老到被几个小瘪三堵在菜市场口,却只能讨好地、窝囊地、小心谨慎地笑,以免除一顿毒打。而那个威风凛凛的年轻人呢,他老了又该是如何?他会结婚吗?会生子吗?会怎样对待他的孩子?他的孩子又将拥有怎样的命运?在我过往的人生中,早已见过太多向阳巷的父亲和孩子。一个老得佝偻着腰的老人,被儿子儿媳赶出家门,挤在廉租房的阁楼间,靠捡破烂为生。然而他曾是一个“帮派”的成员,年轻时因打架斗殴蹲过牢,妻子诞下孩子的头几年,他甚至鲜少回家看过……还有一个曾是我的同学,十几岁就展露了精品戾的性格,有同学挡了他的路,他抬腿就踢向对方的腰。然而他终于到了奔生计的年龄,在菜市场边摆了一个煎饼摊,鸡蛋煎饼,一个三元。他也有了孩子,孩子嫌他的生意丢人,每回经过都跟同学绕路走……还有那个终于跟酷爱打架的男同学结婚的女同学。她的婚后生活同样很不幸,丈夫年近三十还不务正业,成天不是骗钱就是喝精品,时常夜不归宿。她也成为了一个窝囊的母亲,除了怨气冲天,就只能以泪洗面。而她的孩子,刚上小学就学会了抽精品、逃课……命运在这刻形成了一个箍得死死的、紧紧的环,把向阳巷的人们严严实实地锁在其中。父亲有了孩子,孩子又成了父亲,一代又一代,无限循环。

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向阳巷。我也不喜欢。每回抬笔写它,我都难免一场虚脱,像刚挣脱了一个噩梦,浑身乏力。相比起来,我更喜欢写明星的八卦,婆媳的恩怨,夫妻间那些家长里短而又轻快明亮的事。但总有人要去记录向阳巷。因为它是真实存在的。像丝竹美乐中的一缕嘈杂,像美人玉体上的一道红猩,你一旦看见了,就不能假装没看见。你不能无视它,更无法避开它,它就在木凤,播种它的种子,长出它的果实,传染它的气味。人人心里都有一个向阳巷,可人人都在回避那个向阳巷。我们更愿意看到的,是年薪百万的励志故事,是手撕小三的狗血情节,是智斗婆婆和勇斗渣男的手起刀落,那些风里来、浪里去,潇潇洒洒、快意恩仇的红尘故事,最能激荡出一身意气和爽利。不像向阳巷。肮脏、窝囊、憋气,既令人愤恨难堪,又令人无能为力。可总得有人去记录向阳巷。记录那些在热热闹闹的互联网上希声的人。记录那些活在边缘中不被理解和关注的人群。记录那些如果不试图去撞破,就将永远循环锁死的命运轮回。没有人喜欢窥探那个世界。但那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。我恰巧有幸,又或者说恰巧不幸,曾亲历过那个世界。如果文字有什么使命,向阳巷或者是我的使命——我是向阳巷的女儿,我该把木凤的一切介绍给大家。那些令人愤恨难堪,却又无能为力的一切。或许,这些文章的读者当中,碰巧有那么一些有能力的人,愿意去做些什么,去改变向阳巷的现状,去帮助他们挣脱囚禁了一代又一代的命运牢笼……又或许,我们依旧什么做不了,但我们终于正视了这一切。以一种更客观、更平和、更公正的态度,去审视他们的来处和归途。而在此过程中,你我该始终怀着对命运的敬畏,并且牢牢记住,你我从未高人一等,你我只是恰巧,没有被向阳巷选中,没有被向阳巷箍死。我们不是操盘手,我们只是幸存者。-甘北原创-

 向阳巷系列 

“丈夫出轨后,她只用了48小时离婚。”
“生了我22年的父亲,只养了我44天。”“结婚10年,给妻子送过一次玫瑰,路边摘的。”一个叫徐露的女孩,15岁同居,16岁怀孕,17岁生娃他在门外站着,未婚妻和情夫在房间里,要不要敲门?“我月薪800块,生了俩女儿,还都养活了,真牛逼!”1999年,一个穷女孩,她的傻狗抓小偷,被活活打死。一个沉闷的下午,他出门了,留下怀孕的妻子独自午睡……“我不能生孩子,你还爱我吗?”“太巧了,我连子宫都没有!”10岁的招弟,20岁的伏弟魔:我知道爸妈偏心,但我心甘情愿……


GJ123456789521

该机构尚未标注地图位置。

© 雷和信息网